2019年新经济公司失意赛道盘点吹尽狂沙始到金

发布时间:2020-01-05

■廖木兴/图

 

2019年,对中国的泛互联网创业者来说,还是危机与机会并存的一年。据数据机构“ⅪIT桔子”,截至2019年12月27日,2019年关闭新经济公司(泛互联网概念的创业公司)336家——这个数字较2018年的460家要少,相比2015-2017年的过千甚至2000家更是不值一提,回落到了与2014年相若的≈水平。

但这个数据并不能让创业者松一℡口气,因为20₪큐19年的互联网公司倒闭名单中,不乏团贷网、爱屋吉屋、小黄狗、熊猫直播、麦子金服、尚品网、乐蜂网等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它们或是融资大户,或是行业的头部品牌。是什么让这些公司倒在路上?我们又能从中吸取什么样的教训?

■新快报记★者 郑志辉

奢侈品电商:假货之痛

新快报记者抽取IT桔子的新经济公司倒闭数据库2019年数据(截至12月27日),я粗略统计发现,金融、电子商务成为今年倒在创业路上最多的行业,分别为62家和43家,其次是企业服务和本地生活,分别有34家和30家。四个行业加起来已经占去了去年倒闭的新经济公司总数的一半。

与金融行业P2P主动出清不同的是,2019年倒下◄的43家电商公司中,包含生鲜电商、社交电商、奢侈品*电商等,原因几乎都离不开两大关键词:假▓货、补贴。

2019年倒下的电商公司里,死于假货的就有8家,其中最有名的要数奢侈品电商“尚ↆ品网⿹”。2017年,英国奢侈品品牌BURBERRY将尚品网告上法庭,称其售卖的部分BURBERRY被鉴定为假货,后尚品网被宣判败诉,赔∨偿180万元。之后两年中,随着消费者接连投诉在尚品网买到了假货,尚品网的社会信用降到了谷底。今年7月,尚品网发公告〨宣布,因融资重组不顺和经营阻力,以后无法再为用户提供服务。

对奢侈品电商来说,尚品网不是第一个阵亡者,在它之前品聚网、走秀网等都早已凉凉。尚品网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据《中国奢侈品电商报告2019》指出,有42%消费者对网购奢≌侈品不满意,奢侈品电商全网年购复购率只有17%。◥

生鲜电商:补贴之过

假货问题固然严重,但2019年电商公司最大的&ldquo█;死因”却是过度的补贴。像社交电商“淘集∑集”,早期是依靠类似拼多多的砍价拼团模式获得爆发增长,更采用分享获得助力红包的扩散模式获客,每促使☏一个朋友下单,就能获得3元的红包。激进的烧钱获客方式让淘集集背负了巨大的资金压力。有媒体报道,今年以来,淘集集已经亏损近12亿元,目前每月亏损超2↔亿元,公司负债总额为16亿元左右。12月9日,号称拥有1.3亿注册用户的淘集集不得不宣布将寻求破产清算或重组。

“不自量力,盲目‘撒币’。&rdq*uo;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指出,社交电商红利已过,进入洗牌期:头部平台拼多多率先上市后,“百亿补贴”+&ldquoΨ;天天领现金”等策略,快速拉高了拼购类电商获客成本,在这种激烈竞争的局面下,々中小社交й电商自然无҉以为继,“丛林法则”导致优胜劣汰。

生鲜电商行业,同样存在过度补贴以致资金链断裂、倒闭的现象。

2019年以来,随着资本环境的变化,中小ξ生鲜电商平台频频爆雷、倒闭。从4月开始,美团旗下小象生鲜宣布关闭无锡及常州两地的5家门店;7月,鲜生友请的董事长张知豪等5名管理层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名义被带走;12月,估值超过8000万元的生鲜电↑商吉۞۞及鲜宣布公司融资∮失败、要大裁员;近期Ⅱ,生鲜电商我厨被爆已暂停服ш务;深陷资金紧张、大幅裁员风波中的呆萝卜前途未卜。

对此,北京东晓腾飞供应链管理公司总经理陈虎东认为,这些倒闭生鲜电商的经营者多是盲目用常温产品零售电商的经营思路来经营,例如扩展流向、找下沉渠道、“送钱”注册等,以至于资金链断裂得非常快。

文娱社交:商业模式匮乏

除了金融、电商外,本地生活、企业服务、教育、文娱传媒等行业中倒下的也不乏曾经的“大牛”,这其中既有存活超过23年的韦博英语,也有存活仅1年8个月的比特易;既有曾经的明星创业公司熊猫直播、爱屋吉屋、咪蒙,也有许多一直寂寂无名,甚至从未获得过投资的初创期公司。

社交赛道同样战况惨烈。IT桔子数据显示,交友社区赛道倒闭的公司数量达到10家。其中有明星产品中国版领英/职业社交软件“赤兔”、匿名社交平台“一罐”,兴趣社交产品东西APP、呀比呀比、DoubleDate小嘿科技等,皆因商业模式匮乏、资金链断裂等原因宣布关停。

分析指出,移动APP造成的碎片化和信息孤岛特性,使得垂直社区必须找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生存。但更加细分的垂Ⅴ直领域,其实受众和市场空间也越小,也更难找到合理的商业模™式。

观点

“不要再在烧钱领域创业”

资本寒冬中创业者要打磨好团队,要进行业务聚焦找到自身的战略业务,还要在寒冬中构建企业的护※城河。

有数据显示,2019年一级市场∩的投融资热度或跌至2014年以前水平,投融资热度已经达到五年来最低点,这导致⇔大批创业公〓司在激烈的竞争中把目标降低到“活下Ⅻ去”≥,不少原先扩张迅猛的创业公司也举起了“裁员”的大刀。

经纬中国合伙人张颖曾经发布过■五次行业“寒冬”预言,成了创投圈的晴雨表。最近,他又开口说:“我们只会继续加码⊕支持那些数据持续给卍力,创始人明显在快速成长的潜力公司。而对于投错了且彻底失望的经纬系公司,不再浪费更多新钱。”这意味着,即便是头部资金,出手时也会更加谨慎。

挚金资本合伙人叶梦蝶近日也表示:“和ы一些母基金交流发现,钱依然会继续往头部走,非头部项■目的融资并没有得到好转,甚至一些靠近头部的项目都不太容易。”

另一方面,沉舟侧畔千帆过,2019年仍旧有很多新经济公司获得了快速发展,像瑞幸咖啡创造了18个月的全球最快上市纪录,车好多集团获得15亿美元的最⊙大融资↹额度等。

车好多创始人杨浩涌是一个连续创业者,谈到应对寒冬的方法,他表示,资本寒冬中创业者⌒要打磨好团队,要进行业务聚焦找到自身的战略业务ъ,还要在寒Г冬中构建企业的护城河。

如果寒冬真的来了,易凯资本创始合伙人王冉提醒说,不要再在烧钱领域创业,把赢利作为首要考虑的指标。大众点评联合创始人李璟则强调,在财务管理上一定是“cash,cash,cash(现金)!”反映在业务管理上,就是聚◎焦核心;在融资上,也要适当降低估值的预期。